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中国与全球化论坛:宋志平:国有企 业面对国际质疑需澄清的三个问题

媒体报道

中国与全球化论坛:宋志平:国有企 业面对国际质疑需澄清的三个问题

来源:CNBM发布时间:

       4月14日,由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五届 中国与全球化论坛”在京成功举办。本届论坛以“扩大开放,应对全球化新挑战”为主题,近百位CCG理事、学者专 家及政商学界精英代表出席论坛,并围绕参与全球治理、推动多 边主义发展建言献策。中国建 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应邀出席论坛并发言。

       精彩观点:1.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要量力而行,学会合作,以共赢 的精神扎根海外。2.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当中,要学会 跟跨国公司合作,也要学 会和当地企业合作。3.“走出去”真的是 一个合作的过程,是一个互相融合、互相理解的过程,不能拘泥于意识形态。4.中国国有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国内外 对国企存在三个误解。

       完整实录:

中国企业“走出去”要量力而行

中国企业“走出去”要量力而行

       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建材其实是以“引进来”的方式 消化吸收了国外的先进技术,并通过 研究和创新形成了中国自己的核心技术和核心专长。这些年来,随着中 国建筑材料水平的提高,许多企 业也开始大规模“走出去”。大家可能不清楚,其实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者说 在中国以外甚至是全球,65%的大型 水泥装备都是中国建材来生产的。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企业有65%的市场 占有率应该是很高的。30多年以前,我们做水泥也好,做玻璃也好,成套装 备都是从跨国公司引进的。30年之后,大批的 跨国公司也都在用中国建材的成套装备。这应了 中国的一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从出口成套装备,到现在 开始在海外建工厂,中国建 材取得了突出的成绩。过去讲 中国是世界的工厂,而现在 世界是中国的工厂。因为我 们不光要跟别人做EPC交钥匙,同时我们还要把资金、技术、装备、管理都一起带出去。

       中国公司在“走出去”,包括参与“一带一路”的过程 当中应该量力而行。为什么呢?大家知道,水泥、玻璃这 些投资都是重资产投资,所以中 国建材在整个布局上要考虑到自己的承受能力。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中国建 材不止是进行重资产投资,也对服 务业进行了大量投资。

       接下来 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下中国建材的“六个一”投资战略:一是建10个建材工业园。我们的工业园不大,每个大 约一平方公里左右,建在像赞比亚、哈萨克斯坦、泰国等等国家,大概由水泥厂、混凝土,还有一些墙材厂组成。我们组 成规模较小产业园来供应当地的市场,主要想实事求是做事,降低风险。二是建10个海外仓。我们在迪拜、俄罗斯、坦桑尼 亚等地建了海外仓,主要用 于把中国的建筑材料运出去。它们不 光服务中国建材,也服务 包括各省市的建材公司。三是建10个海外 区域认证中心和国际标准实验室。因为很多“一带一路”国家往 往没有行业标准,水泥生产质量不稳定,所以我 们也做一些工作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四是做100个建材连锁分销中心,主要是非洲、南太地 区建立小型的建材连锁。五是做100个智慧工厂。现在在非洲,如果你 和当地企业合作建立水泥厂、玻璃厂等,存在当 地人管理经验不足的问题;但是如 果找发达国家合作,他们又不愿意。所以我 们选择与印巴公司进行合作,帮助他 们管理水泥厂和玻璃厂。这样中 国公司依靠收取管理费也赚了不少钱。六是做100个EPC的玻璃厂和水泥厂。

       通过中国建材“走出去”的经验可以发现,中国企 业在海外投资时,要发挥 自己的综合优势。

企业学 会合作共赢才能扎根海外

       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当中,包括在参与“一带一路”的过程中,还要学会 跟跨国公司合作。因为几 乎每一个海外市场都有来自其他国家的跨国公司,现在中资公司“走出去”,一定要学会合作,而不能造成“我来你走”的局面。例如中国建材在做EPC的过程中,会进行全球采购,向欧洲、美国、日本公 司采购许多关键技术和关键装备,所以这 些原本的竞争者成了我们的合作者。此外,我们还 是联合开发的第三方,比如在非洲,我们和 法国的施耐德联合,在东南 亚和日本的三菱联合,共同开发,而不是吃独食。这样,我们和 其他跨国公司可以保持良好关系,减少恶性竞争。贸易摩 擦看似是国家之间的,但实际 上是企业之间的。所以我 认为作为企业来讲,特别是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不光要竞争,一定要学会合作。

       此外,在“走出去”时,中国企业也要学 会和当地企业合作。因为“一带一路”沿线国 家都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很 欢迎中资公司来,但是如 果中资公司来了以后把当地企业的机会都挤占了,他们就不欢迎了。因此我 们应该给当地企业机会。比如中 国建材在埃及做世界最大的水泥厂时,把一大 部分工程承包给埃及企业。我们当 时把六条六千吨的生产线的基础建设部分交给了埃及当地的8家公司去做。他们做得非常好,甚至比 我们国内工人去做都要好。当时工地最多有1.2万工人,其中中方只有2千人,而当地的8家公司有1万人。假如这1万人都 是中国公司派去的话,光食堂都得建100个,这是不可想象的,而且中 国的人工成本也并不低。因此,我们一 定要学会和当地公司合作,给人家机会。这样当 地政府和当地企业才会欢迎我们。

       中国企业在 “走出去”的过程中,要高举合作的大旗,站在道 德高地上做生意,让当地人欢迎我们;和跨国公司合作,让跨国 公司愿意和我们一起开展国际业务。只有这 样中国企业才能走深、走远、走长。否则,就会“走出去”又被人家打回来,站不住脚跟。跨国公 司一定要学会给大家多分一杯羹,用共享 共赢的精神扎根海外市场。

国内外 都应破除对国企的误解

       一是关 于竞争中性原则。

       国有企业,英文是SOE(State Owned Enterprise)。但中国 现在的国有企业是历经了40年改革的国有企业,是经历 了上市和混合所有制改造的国有企业,并不是 传统意义上的国有企业,既不是我们40年前纯 而又纯的国有企业,也不是 西方人理解的那种国有企业。我们用 一个最近最热门的词来形容它叫“混合所有制企业”,这是一 种既有国有资本,也有非公资本,交叉持股,互相融 合的所有制方式。中国在 海外进行了许多投资,承接了许多项目,但这些 投资和项目不是中国建材集团直接完成的,而是通 过它底下的公司去执行的,中国建 材集团只是投资公司、控股公司。例如,中国建 材集团底下有个中材国际,这家公 司进行了许多工厂的建设,那么这 个公司是什么股权结构呢?中国建 材集团在中国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中占44%,而中国 建材股份有限公司在中材国际的股权里占35%。大家想想35%×44%等于多少,也就是 说国有企业在中材国际股份中的比例是小于30%的,也就是 说我们在海外真正参与竞争的企业并不是纯粹的国有集团公司,而是国 有集团下面的上市公司和混合所有制企业。还有一 个例子是在美国、埃及投 资做玻璃纤维的巨石公司。它在埃 及每年也有几个亿的利润,但这家 公司的资本结构也像中材国际那样,中国建 材集团在中国建材股份里占44%,中国建 材股份在中国巨石里占27%,大家可以算算27%×44%等于多少。这家公 司的国有股不足20%,也就意味着80%以上都 是民营企业持股,或者股民持股,或者海 外机构投资者持股。

       我讲这 段话是什么意思呢?虽然我们老说国企、央企,但当真 正在市场竞争的企业国有股有多少时,我们的 股权比例满足澳大利亚人讲的竞争中性原则。总要有 人把这个话讲清楚,这次我 去美国和他们交流,就是要 把话和他们说清楚,不然总是说“大央企、大国企”来了,产生许多误会。

       现在的 国企是改革后的企业,是中国 特色的国有企业,和传统 意义上理解的国有企业不同,在国际化过程里,尤其外国的朋友们,大家也能够理解。

       现在国 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海外合作做得也非常好,很多行 业都是民营企业先出去,做了很多工作。央企去的时候,发现到 机场接待我们的大部分都是民营企业代表,在当地见总理、总统的 也是与民营企业代表一起。事实上,我们在“走出去”的时候,国企、民企不分家,它们是一个军团,在一块儿做事情。所以,“走出去”真的是 一个合作的过程,是一个互相融合、互相理解的过程,不能拘泥于意识形态。

       二是关于国家补贴。

       在企业经营过程中,政府有些政策,例如针对水泥业务,如果企 业在混合材中加一些电厂的粉煤灰,政府就 会给企业一定比例的税收返还;比如政 府支持光伏和电动汽车发展过程中也有些税收减免。但是这 些税收减免并不只针对国有企业,而是普惠的,民营企 业和外资企业都可以享受。但是税 收返还在国有企业财务计帐时会被记入政府补贴栏目,这样通 过上市公司公告,大家就 会以为这些政府补贴是国有上市公司独有的。但实际上,这部分 补贴是大家都可以有的。

       前些年,水泥利润低,大家会 发现相关国有企业的一部分利润来源是政府补贴,但这实 际上是企业综合利用了粉煤灰,帮政府 解决了环保问题,所以享 受了一些税收返还,这是大家都有的,并不存在所有制歧视。我之所 以能讲清这个问题,因为我 多年常参加上市公司路演,对财务 报表中的政府补贴比较清楚,也经常给投资者解释。

       最近,关于国 有企业享受政府补贴的说法还有很多,有些人 还列举了上市公司公告中的政府补贴。但这实 际上是一个误会。我在企业工作多年,不论中 国建材还是国药集团从来没有享受过特别针对国有企业性质的政府补贴。反而是 我常向政府建议,应适当 增加国企的资本金。国企这 些年缺乏资本金补入,不少企业杠杆偏高,而且随着上市增发,国家又很少认购,国有股逐渐被稀释。长期看这倒是个问题。

       三是关于融资问题。

       不少人 认为国企在贷款时受到了银行特别的支持,其实这 也是对国企的误解。实际情 况是大企业贷款相对容易,中小企业相对难。现在绝 大多数银行都实行股份制,是上市公司。因此,银行贷 款是根据企业的信用评级决定的,不会因 为是国有企业就贷款。前些年 关掉了那么多国企,银行也没有去救。

       国企贷 款容易是因为今天的国企都是大企业集团,而目前 银行货款一般需要母公司对贷款企业出具担保。这一点 大企业容易做到,而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找担保比较难,只能做财产抵押,但中小财产有限,且一般要打一半的折,所以贷款困难。民营企业中的大企业,比如华 为和阿里肯定都能贷到款。所以要 解决中小企业货款难的问题,一方面 需要银行改革信用担保体系,另一方 面中小企业也要提高商业诚信。目前中 小企业贷款难和国企没有关系,我们不 应该把什么问题都归咎于国企和民企的所有制区别。一有问题就怪国企,这既不客观也不合理。


       宋志平 董事长的发言反响热烈、广受好评。环球时 报记者现场对宋志平进行了采访并作专门报道,认为三 个问题很有现实针对性,而且解释得入情入理,有说服力。

友情链接:    缃戜笂鐪熼挶妫嬬墝--瓒呭ソ鐜╃殑鐜伴噾妫嬬墝娓告垙   缃戜笂鑳借耽閽辩殑娓告垙      缃戜笂鑳借耽閽辩殑娓告垙